藤井莉娜2017:原创日志:永不磨灭的印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2/29 14:55:59
" border="0">

永不磨灭的印记

文/守望幸福(swxf )



窗外依然下着雨,哗啦哗啦的,如我心里的伤痛一般,无法停息。

已经连续下了四天雨了,气温早降到很低,心里也降了温,变得更冷。有恍恍惚惚的感觉,哪怕一点轻微的响动,我的脑袋里也会晃动。老公说,那是身体太虚的缘故。是的,自四月二十二号得到消息,二十三号把妈接走,五个多月来,我暗地里伤心落泪,尤其这些日子,伤心过度,连说话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能不难过呢?有众多的孩子,却保不了妈妈的幸福,让她受到那样的折磨。而最后,能在身边尽孝的,也只有大姐二姐和我。妈妈一定是伤心极了,对她的孩子失望极了。看着她那憔悴的样子,那没有一丝肉、纯粹是皮包骨头的身体,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每每想及此,眼泪就会如珠帘,滚滚下落。二姐说,从农历六月二十九日起,妈妈就不能进食了,肚子里仍然胀得难受,只偶尔喝些冷透了的开水,以降降腹内的烧痛。我知道,妈妈的癌细胞早就扩散了,这些可恶的东西让她吃不下任何食物。尽管我们买了很多好吃的,想尽可能地调节一下她的口味,但仍无济于事。一个多月的时间,妈妈瘦得变了形,让人看了害怕,看了痛心,于是也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妈妈是饿到了极点,瘦干了,所以才会离开我们。想到她悲苦的一生,最后竟还要遭受这样的折磨,怎不令人痛哭失声?

记得周四那天早上七点多钟,姐姐打来电话对我说,“怎么办哪?妈过了……”我一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往家赶的路上,车骑得飞快,眼泪不停地流啊流。原本那天是没有雨的,却在那时适时地下了起来,豆大的雨伴着轰隆隆的雷声,不停地倾泻下来,掩饰着我悲痛欲绝的情感。我就这样哭呀骑呀,到家时,整个人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却似毫感觉不到冷。

到二姐家,看到妈妈的遗容,看姐姐们给妈妈穿衣服时悲戚的样子,更是泣不成声。我可怜的母亲,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听二姐说,妈妈是那天早上(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农历八月十八日星期四)六点多离开的。先一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妈妈的下面流了好多好多的血,脓血,血流干了,妈妈也就去了。当时她说要方便来着,二姐把她抱在大姐买的那辆可以坐着方便的椅子上,让她靠着,可她很难受,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不想走!我不想走!……”她应该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才会如此留恋。等二姐把妈妈弄脏的床单等抱出去,再进来时,已喊不醒了。

我不想离开妈妈。等她们都出去了,我一人陪着妈妈,坐了很久,也哭了很久……

晚上八点多,他们终于把妈妈接回了老家,但进不了家门,只放在门外的棺材里。第二天没下雨,本来报的有雨的。起初还有太阳,但一会儿太阳也藏了起来。早上七点多,我去的时候,他在妈妈的棺材旁守着,我见了,并不理会他。他把我拿的花圈接过去放下,然后走开了。

看到妈妈停放的地方凄凉的景象,我又忍不住泪流。只想多陪陪妈妈,于是,我就在那里坐着,坐了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吃不进,更不想端他家的碗。

一天中,来了很多人,都是磕几个头,又走开了。我一直守着,一直伤心,看着他们磕头,无声哭泣。

晚上,大姐们总算赶到这边来了,大姐如我一样,伤心过度。但她的身体好,不像我,连走路都有些飘了。

和姐姐守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又接着守。九点多时,他们才想着要把妈妈抬上山,与父亲葬在一起。还没葬,却下起了雨,并越下越大。

快十一点,我们下得山来。雨仍然很大,他们都进去里边去了。我不想进他的家门,在姐姐的车里睡着,午饭也没有吃。我已经两天多没吃饭了,心里异常难受,并不觉着有多饿。

(终于有勇气把这篇日志贴出来……)

/2011/09/18

(背景音乐——Goodb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