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erzone:舞蹈,原本是献给自己的爱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1/23 04:08:29

写下这个题目,我不禁想起了一个人,想得心里有些疼痛:那是从前的自己,很年轻的时候。

那时,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如艳丽的花朵正蓬勃地盛开在无产阶级的红色原野上。上帝借这两朵时代之花向贫瘠荒凉的大地嘘来了艺术的美妙气息,16岁的我贪婪地呼吸着,犹如缺氧的孩子。我的夜晚和白天属于了喜儿和吴清华。无论“北风吹”,无论“常青指路奔向红区”,那旋律那舞姿,让我沉醉,令我神往。凭着热爱,我参加了学校宣传队。每当下午两节课完了,学校的喇叭里播放着宣传队排练通知的时候,我的心都会注满愉悦,我总是把书本胡乱地塞进书包里,连蹦带跳地逃离教室。排练的场所通常是学校的小礼堂,那个处所,往往在我到达之前,小提琴大提琴小号等等乐队的声音就已经如春潮般此起彼伏了,阳光挂在礼堂的窗棂上,把那样的下午映衬得十分美好。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快乐和美好在一个阴霾的早上戛然而止。那个早上,在通往教室的林荫道上,一个女同学拦住我说,宣传队的老师要我交出芭蕾舞鞋,我的角色由她代替。原来,我因不堪忍受入团时被莫名刁难而向介绍人索回申请书的举动触怒校方,学校责令宣传队将我驱除。我默默无语地从书包里拿出我的至爱,一双白色,一双粉色。当我捧着舞鞋,忍住眼泪,双手递给她的时候,我听到了那个每天下午给我以欢乐的处所向我关闭的声音。转身,我的眼泪冒了出来……16岁的舞蹈,花蕾还没有来得及绽放,便被掐断了。

从此,舞蹈成了梦幻。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携带着我的记忆,以健身的名义,走进了我的梦幻。

老年大学的舞蹈班,一群中老年女人在旋转,奔腾,镜中涌动着一波又一波青春的潮汐,熟悉而悠扬的乐曲声中,她们像绽放的花朵,像展翅的鸟儿,日常凡俗的壳从她们身上蛻下,她们用身体的语言在阐述一个人和舞蹈发生关联后的不同凡响,她们的容颜难以置信地少女般楚楚。看啊,那位授课的老师,姣好的容颜,姣好的身段,她在音乐中端庄得如女神一般,一绺额发滑落在白皙的脸庞上,她一个亮相,圣洁而迷人。有谁相信她有60多岁了?!舞蹈可以在瞬间使一个人光彩四溢,可以在瞬间让一个人在升华和忘却中,成为自己要想成为的人。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女人!她在舞蹈里上升,尘世的灰土别想弄脏她,岁月的迟暮别想侵袭她,此刻,青春在她骨头筋脉间穿梭,时光被阻隔,她置身于桃花源,沐着爱的光芒……

至此,我明白了:舞蹈原本是献给自己的爱情!我在心里对舞蹈纯洁的爱慕,使我有过飞翔的感觉,尽管短暂,但我在舞蹈的舒展与驰骋中体验了。

现在,我揣着16岁的初恋,像一尾鱼样游进了这条爱的河流,我开始与我同居多年的身体对话磨合。我相信,舞蹈不再是梦幻,这珍藏得太久的恋情会燃烧成烈焰,它将把我融化在爱的波涛之中,我的每寸关节和肌肉会因舞蹈而郁郁葱葱,我的每根血脉和经络会因舞蹈而畅通无阻,而我身体的首都心脏,一定会在舞蹈中,春暖花开。这时,没有什么能够让我想起来疼痛,无论是抑郁苦涩的少年,多舛艰辛的成年,还是迟早要来临的暮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