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co为什么那么贵:【性与爱】迷乱的现代舞步和恬美的古典足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1/26 05:12:32

         性与爱:迷乱的现代舞步和恬美的古典足音  

 

古典时代的理想爱情已经渐行渐远渐无书。

情爱和性爱是一种精神和身体上的需要。性与爱结合,人类最美好的组合,它把赤裸的肉体与含蓄的精神巧妙的嫁接,昭示了人世间最深情不渝的融合。可惜,爱是那么的微薄与渺茫。

大家都对爱带着城府,留着一手。这就是物质时代、数字化生活的爱情。我们的良心都退步到“天涯与海角”了,我们的憧憬都被“酒精与欲望”谋杀了。  

爱不成其为爱,有的只是暧昧、调情、狂欢与享乐。   

爱在蜕化、粗鄙时,也变得俗不可耐。所以才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似乎坏男人在这个时代很畅销,因为他们深懂商品社会的游戏规则,并且贼心贼胆也与生活实践配合得如假包换。因此他们迎得俏女人的芳心也是自然的,毕竟泡妞三招只是入门读物,何况他们的美名还有时髦的“酷”和“帅”。冷冰冰的外表裹不住一颗色欲熏天的心。他们很明白爱情心理学,欲擒故纵的道理玩得烂熟,如果再加上“宝马”“现房”的话,肯定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怜,至今还迷恋在琼瑶亦舒爱情小说中的少女成了牺性品。芳心被埋葬之后,她们开始变得聪明乖巧,一悟百悟,一通百通。从受伤变得泛滥,报复之心把爱当成糖衣炮弹的道具,把对某个男人的恨“辐射”到对所有男人的怨,希望借助别人的眼泪与痛苦,修补经年之前那段辛酸的回忆。当然这里也有“奇迹”,就是她们“缘份”到一个好男人,经由“沧海桑田”的转化,她们的温柔与善良又重新明媚灿烂。

或许这就是爱的奇迹,爱的救赎与感恩功能。

爱,假如说是上帝的话,性,则可能是地道的魔鬼。性是动物的本能。柳下惠坐怀不乱,在现今欲望流布的时代,不是性功能有欠缺的话,就纯属标榜道德卫土的。

美女的性感让英雄气短。美貌绝伦的玉女,她的气质是足以让整个世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男人好色,有它的美学来源。就如同说女人花心,是因为女人更属于情感动物,是水做的,直觉的敏感让她们在情爱的判断上有变化的可能。特别是21世纪的女人,不仅思想解放,身体也解放,已经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更感性和理性的认识,对婚姻的功利主义看法有了切身认同,即然爱情是不现实,就把婚姻看得实际点,就像做买卖物物交换一样,只有双方各取所需,才有交易的成功。另外一批人是在性的开放与开发上走了“产业经营”的模式。

金钱与美貌在做着实利的交易,爱成了“杯具”的借口。就像离家在外的男人与出外谋生的女人,对性爱的理解截然相反。他需要的是性的满足来填补空虚寂寞,而她需要用性为其家庭快速致富。

性走的是现代迷乱的舞步,爱走的是恬美的古典足音。

潘金莲与西门庆的性,就如同徐志摩与陆小曼的爱,都有其独特的韵律与节奏。乱伦是昏天昏地的胡搅蛮缠,纯洁是天宇澄蓝的纵横飞翔。难道是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有本事的人独自去偷欢,就连明星也概莫能外。

 爱已早早退场。坐台女卖弄风骚回眸一笑,不是为了嬴得一次千古难觅的真爱;金屋藏娇的小三婷婷玉立红颜皓齿,也不是她真的会有大团圆的幸福;金盆洗手的按摩小姐,辛苦赚来的小费更不是在性快感与性高潮之后的奖赏;风月场上的红男绿女,对从一而终的厮守一定坐牢的感觉。性任人摆弄,同居、三级片、嫖娼、婚外恋、乱伦、群宿和吸毒,无论是颓废的沦丧,温柔的反叛,还是暴力的征服,都充满了耳炫目迷的纷乱。

性的市场在爱的名声越来越坏的今天,大有潜力。网络时代的爱情则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网上的美女从未见过,却是相见恨晚。来去匆匆,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爱网”的感觉。于是“触网”便一发不可收拾。据说美女大都是不上网的,剩下的美女大多差强人意,未见面前,还能保持住神秘美感,一旦脸对脸,所有网后的秘密都被揭穿——“见光死”,剩下的就“再见”了。

更可笑的游戏,当然是《非诚勿扰》类的电视征婚。一打男女楚河汉界隔岸对峙,说着些彼此的兴趣与爱好,标榜着个人贤德的光辉与素质的高超,再顺便谈些主持人指定的社会话题。尔后,就是派对碰撞。凭着一次印象与巧舌如簧,俊男靓女或才子佳人在观众的喝彩、拉郎配式的起哄声中“组合”。那种片刻的虚荣心满足与爱的幸福确实难得,但镜头后的故事却惨淡多于精彩,除了一两次应景式的约会外,就别无下文,成了断线的风筝。 

“上帝的事归上帝,恺撒的事归恺撒”,这是两条据说可以错开流淌的河。于是亚当与夏娃们的性爱纠葛冥顽不透,人写着层出不穷的神奇与起伏难平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