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洛 蓝牙:【什么是中国传统的“性文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1/23 03:26:02
                               什么是中国传统的“性文化”? 


近年来,各地陆续出现一些花样翻新的“性文化节”、“性文化展览”,笔者认为,不用“荒唐无耻”这个词,不足以来形容这类活动。

中国传统的“性文化”本身,几乎全是糟粕。所谓性文化,在物质层面,牵强附会地说,是有两方面,一是保证、规范男女性生活的物质制度和习俗。二是辅助性生活的器具、药物等物质工具。在精神层面上,可包括性的心理、体验、观念、道德、宗教、艺术、哲学等。以上东东,林林总总,可以统称为“性文化”,仔细探究起来,以上方面,几乎全是陋习,可取之处不多。

首先,说制度。中国的性生活制度包括婚姻制度、纳妾制度、蓄婢制度、卖淫制度,甚至男宠制度,现在看,还有可取之处吗?没有!

其次,看习俗。中国向来有做爱禁忌,父母忌日、重大活动或仪式期间,朔望日,风雨日,妇女例假期间,等等,都不宜做爱。这里牵扯到的是古代心理学、社会学、宗教学等等方面的因素,唯独没有科学因素,只是些“穷讲究”而已。妇女经期不宜做爱,用现在的生理学观点看,是正确的,有利于女性健康,但是,中国古代文化中的经期不做爱,却不是为了女性健康,而是出于男性的心理“安全”,女人经血,向来被视为不洁之物,而所谓“不洁”,绝非经血本身的肮脏,而是心理的禁忌,视为让男人触霉头的不祥之物。说到底,这些禁忌,也完全是站在男性立场上看问题的,比如,父母忌日,是指男方父母,而完全不顾女方感受。

第三,器具、药物方面。这里的器具,绝不是现代意义上的避孕工具和催情药物,而是指类似《金瓶梅》中西门庆的胡僧托之类的助淫之物,这类东西可能类似现在的“成人用品”吧,虽有可取之处,但,其卫生性、科学性是大打折扣的。至于药物,这是中医、中药方面的问题,催情、壮阳药物有其科学性,但更多的是荒诞不经的东西,如《白鹿原》中在女阴中“泡枣”。况且,这些略带科学的东西多数时候还不是用来保健的,而是用来宣淫的。而且,这些东西也是以男人为中心而设计的。

第四,中国传统“性文化”的核心是著名的“房中术”。除了性交体位方面的描述较为可取之外,更多的是“采战术”和“内丹说”。 从《黄帝内经》、《素女经》以来的一些性知识渗透其中,但更多的是许多古代性文化中的荒谬成分充斥其间,如形形色色的性观念、“采阴补阳”思想等,荒谬之至。

第五,性文学。既然是性文化,那么,其中的重头戏就是性文学,其中能反映出古代中国的性观念、性心理、性伦理、性习俗等等。象早期白行简(白居易的弟弟)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这样阳光明快的作品,后世再也没有出现过。除了《金瓶梅》《痴婆子》传等少数作品在文学上有可取之处之外,其余都是真正的“黄书”。一、多数性小说自然主义地、露骨地描写性交行为,而排除了性爱与感情因素,为性而性。二、刚才说到的荒诞的“房中术”充斥其间。三、用果报轮回“劝善戒淫”的道德外衣来掩盖其淫秽的内容,所谓好淫者必得奇祸,一定会遭到报应等。中国古代的许多“淫书”都是“肉欲狂”加“循环报”,属于道貌岸然的“精神胜利法”。四、小说中不少主人翁是色情狂,有施虐癖。明、清性小说中最常见的男子在过性生活时以使女子感到痛苦为快乐,以一些传统认为变态的“品箫”“后庭花”“三峰采战”等荒谬形式,以女子的痛苦衬托男子的欢愉。所以,文学作品中都把略带科学色彩的的“房中术”叫作“采战术”和“御女术”,“采”和“御”的主语毫无疑问是男人。男权社会的观念无孔不入。五、宣扬“龙阳之癖”,同性恋虽然现在被社会所宽容了,但是,要知道古代的“龙阳”、“分桃”、“短袖”等变态活动,很大程度上是和娈童有关的,属于下流的猥亵行为。

现代社会,要判断某种文化的传承价值,唯一的标准就是其科学性和群众性。如前文所述,中国古代的所谓性文化,基本是糟粕,科学含量极低,没有建立在性科学基础上的性文化,都是荒谬的,毫无弘扬、传承的价值!古人囿于认识水平,可以讲究这些东西,而现代人去宣传什么性文化,纯属倒退。从目前中国人的价值观和心理习惯上看,中国古代这些所谓的“性文化”也很难成为群众性的主流。因此,这类文化垃圾,应该被扫进它该去的垃圾堆,搞研究的少数书虫可以去研究,而绝对没有任何节庆和展览的价值!某些地方大搞什么“性文化节”、“性文化展览”,纯属无聊,即便出于商业目的,也是一种低俗的策划!

还是多宣传点现代性科学和性教育,少搞什么所谓的古代“性文化”吧!

恶心!(刘明江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