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co粉轴和红轴:伤感优美的句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1/26 03:44:25
人生路那么长,每个时刻都有人与自己邂逅、同行、离开。感激他们丰富了生命,然后就这样子,慢慢的成长了吧。 

不属于这里,不属于我到过的每一个世界,也不属于我曾经存在的地方。

希望那些我没有做到的,可以让你做得更好。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但确定的是不可能永远存在吧。

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的洞穴。
一个入口连着一个出口,他们重叠、相连。
当你走出去、踏进来,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却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一个。
有些人不小心踏入,不知去往何处,也没有归途。

只是被狠狠的伤害过以后,再也无法认真对待。

世界在庞大的雨水里变得安静。变得孤单。变得寂寞。变成了一个让人悲伤的星球。

只要我不说,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好きた

好像要远远的逃开。
逃离这片卷动着流沙的无情荒漠。

谢谢你曾经的存在,存在于我记忆里最深处最美好的位置。谢谢因为有你我的记忆里只存在这些毛茸茸的轮廓。它们有着明晃晃的光圈叫我一直幸福者。

并不是所有的结束都是残缺,悲伤不会化成河流一般壮大反而会被声明中那些温暖而美好的事情所覆盖。

原来只要是分开了的人,不论原来多么熟悉,也会慢慢变得疏远。

不要丢下我一个。
遗落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谁的私语。

我希望我自己,未来还能遇见你。
对不起,我真的无法用等待去比喻。

以后,只要维持一定距离,舀上些许深水,沸腾半分,便已足够。

三百年到会在转瞬之间。只是,这次不想再等待了。

年轮哗啦啦地扭转着,可是谁曾出现过谁的记忆里这些却只有自己知道。
缘分这种东西
又怎么会像是某个制定的目标
只要努力
就一定能得到呢?

他们说
遥望着摩天轮的人
其实都是在遥望幸福

———是一个秘密,他们都不知道。
———嗯?那会是什么?
———你想要听么。
———其实也无所谓……
不相信么,一个人抱着秘密太寂寞。
两个人一起承担会更轻松,你也无法告诉别人不是么。

如果我有一个秘密必须有人知道,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有那么一瞬间,我们的门打开了。可我们都是怕受伤的人。

马山不会明白,青春是可以浪掷的,但是人却不可以。
有些人,一旦失去,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那记忆中最温暖的笑容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发现那条横在两人之间难以逾越的沟壑,而最终消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呢/

生命竟然如此脆弱
死亡的感觉不自己溺水时还要来得真切鲜活
仿佛连自己的呼吸也因此而停住了
深黑色的绝望卡在了咽喉里
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说你,永远记得这温暖。你说你会因为那一点温暖,勇敢地活下去。

房间里的时光仿佛静止在某处,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细灰。

原以为上天不存在,原以为默默许的愿望都不致被投往哪个未知的地方。原以为自己用这么多年、一心祈祷着实现的愿望,被封锁在无人查看的信箱。
只是终究有人,让那个多年前偷偷深藏在心底的隐秘之愿实现了么?

内心里未表达的话,都哽塞在喉间,想找到一个人倾吐诉说,然而被光明驱散了每一处黑暗,都是荒芜。

空间如同容器。每个空间自然存放不同的物质。然而时间久了,也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因素而产生裂缝。裂痕并不难处理。然而因为各个容器内的物质不一样,通过裂缝所渗漏的物质,会使一些原本平衡的事物产生变化。所以,才有了不一样的存在。

人影隐隐闪现,却又在不经意之间,匿于尘埃之间。

我是不是到现在才突然发现,我走了那么远,原是为了漂泊。
但事实上只是发现那些远离我身后的,对我有多么重要。

有一瞬,想要伸手去碰的念头。来自光的久远的温柔。

你知道吗。
我会依靠着你所给的温暖在第一时间里、认出你。并且依靠他们,去追寻你所在的那个彼岸。但这是因为,你所带来的光芒,足以逾越一个世界远的距离。




我选择让你回到那个世界,选择让你去彼岸等着我找到你,并不是因为你给我的回忆让我充满勇气。而是因为,对方是那个一定会让我找到的你。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回不到过去,那些过去的人又怎么又将来?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会是我心中最美的记忆,让我想起来有点温暖有点感动。

我从来都觉得年少的痛苦与爱恋都是浅淡的,等到长大,终归会觉得当年的一切不值得苦恼。我还以为少年时代的情感在多年或只会被笑着记起,因为我们当年都这样的幼稚。
但是此刻我才发现不是。
年长于年幼的境界竟是那样粗浅的线条。而我偏偏从这粗浅的线条界定了一切。乃至我失去了你,失去了许多人。并且失去了那么多年。乃至我从那信笺里感知到的属于你的零星痛苦,仍然让我在这一夜不可抑制地大哭起来。

冗长繁多的,并不是单靠排比句就能叙述清楚的改变。
却又是不起眼的。似乎只需要一句话就足以概括的改变。

---人总是会变的嘛。
---总是会变的
---因为不变不行。

忘了也好,也没什么记得的必要。
---你全都不必记得。
---你全都不用知道。

不知道在走到生命的尽头,在那些被无限延长或是无限缩短的瞬间,那两个人,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又都是哪些药业的风景呢?

原本以为,不管我们交错了多少次,总可以再找到时间,地点,把那句我从未对你说过的“很久不见”说完,现在想来,这也许只是错觉。

没有人知道我当时的伤心,之前我曾经以为,除了我自己,任何人都不可能叫我受伤害。可是,我后来逐渐懂得,其实,你喜欢一个人,就赋予了他伤害你的权利。

那个时候我问自己到底什么是亘古而永久的,恐怕只有这个人间。
人不可能回到过去,我也不想活在梦里。

我们说永远,那是在还相信永恒的年纪。
面对变幻莫测的未来,什么都不知道充满了迷茫与不安的我,曾经全心全意地,去相信了这样一个可能。相信了在漫长的人生旅途里,有像广阔的天空和大地一样永恒不变的事物。

知道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要悲伤。
知道是自然规律还是无法释然。

---你们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对于我而言有多么重要,也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就随便地下定论,随便地说“讨厌”,说是“垃圾”。
---你们难道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吗,难道没有试过追求自己的梦想吗,当这些被践踏的时候,你们不会觉得难过,不会觉得伤心吗。但却为什么,为什么可以这样简单地去伤害别人,伤害这种事,不论放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啊。
---为什么。
---为什么可以这样做。

谁也不是故意的,可是走着走着就成了必然。

就这样,一个人出生,一个人奔赴死亡,渺小到周围的人根本顾不上惊诧,就已经忘了悲伤的起因。

为什么会这样。
一切不是美好的像童话故事一样么。
根本就不是童话故事。
根本就没有童话故事。
每个女生都以为穿上了玻璃鞋就是灰姑娘,被吻醒的就是白雪公主。
其实都错了。因为王子不是童话里的王子。
那么梦醒后,还是做回自己吧。

面对不从人愿的现实,我也曾经,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去反抗,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是人们,人们是怎样不经了解地就轻易地判断一个人,是怎样笑着无意的践踏过别人的梦想。嘴里说着好听漂亮的话,事实上却轻易地伤害别人,一句两句话,一个两个动作,就把他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这种绝望,令人想死。

我还在这边,你大概已经不再那边了吧。

曾经问过凌,这个世界那么大,究竟哪里才是属于我自己的。
现在告诉他,哪里都可以。因为哪里都是我的世界。

路途需要具备离开的悬念才会值得留念。如同一个人的情迹,总是找不到除自己之外的读者为之流泪。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重新站在当初的十字路口。

被阅读。被记住。被喜欢。被讨厌。被崇拜。被议论。
然后再慢慢地被遗忘。

没有谁。我们从来没有——为了喜欢一个人,而去讨厌一个人。为了讨厌一个人,而去喜欢一个人。甚至为了讨厌的人,而去讨厌喜欢的人。
要经历过梦想,才能看得清现实。
要经历过痛苦,才能感受到幸福。
要放弃很多的坚持,才能得到微小的回报。

他们说,完全忘记过去的人,才会一点也不惧怕将来。

因为相处的时间很短,所以我只能看着他。
不是不难过的,比难过更甚的,那时类似绝望的情感。

——就像他对我那样。
没有任何表情的生疏。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神。没有任何意义的交错。
……没有任何我的影子的他的记忆。
他不记得我。尽管我记得他的一切。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们分享着同样的画面。
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们沉浸的,却是各自的画面。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我们用大同小异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带着大同小异的构造。持着大同小异的习性。血液都得靠着心脏的推动才能流遍全身。大脑皮层和基底核是每个人的大脑都不能缺少的奠基。需要爱人的同时,也都需要能被人爱着。
我们明明在那么多的地方相似着。
却为什么又能在更多的地方,看到无法迈出脚步的巨大鸿沟?
那些即使用眼角余光也能被自己轻易发觉的斑斓,在另一个人的眼里,又是如何成为了无论如何撑大眼睛也看不见的灰白呢?
关于记忆和内心的一些道理,我曾仿佛有一点明白过。却又确实的,因了这一点明白,而产生出了更大的困惑。

习惯这个东西很可拍,特别是你不得不面对改变的时候。

存在了多久,才会连自己的姓名都遗忘。
存在了多久,才会让时间把自己的情绪都淡化。
存在了多久,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你呢。

既然在已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还一直存在着,固执地不肯离开。

请等我。不管你把这当成年幼无知的任性,又或江河为绝的誓言,这都是星河下最真切的心情。

我不希望你消失。
因为我不想过,这么孤单的岁月。

因为年轻,所以不懂放弃。

所谓未成曲调,已有情。
每每开口之前,就已经小心翼翼地琢磨:我要表达的情绪,是否能触动你的心思。哪怕最后让你感怀的,只是与我无关的你的故事。

其实我不知道忍与不忍,到底哪一种才是对的。但在追究这个答案之前,我似乎就已经习惯了前者。

笑容让她的脸上看上去更加充满了放弃。岁月让她相信了挣扎的痛苦。

今天我们渐渐疏散,更多地失去联系。很多以前到过的地方,也不曾想到返身回去。握不紧反而可以安静地陈列在回忆里。

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回到从前。再也不能回到那个疯狂冲动的自己。
我不知道那是怎么了。
自己为什么虚伪地否认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自己为什么否认自己现在的心情。
自己为什么再也没有冲动和疯狂去追求他们。

等待是最好的机遇。因为等待虽不能获取,但也不至于丧失。在得与失之间,进退都太难,但倘若从始至终停留在“未曾”的阶梯,不上不下,于是,锝之我幸,不得我命。永远不会激烈的为失去苦楚,亦不会为得不到而忧愁。

一切会怎样排列至尾?
永远这样你我、你我、你我、你我地旋转,却不能并排坐在一起等待。
这也许已经是最贴近的距离了。

两年的时光看似很长,其实也只是弹指一挥间。
然而也足够消磨人的感情。

就这样,有很多事来不及思索,就成了过去式。

——所谓秘密,是那些注定无法分享的事情。

世界上单相思的人永远比两情相悦的人多。

生活总要继续。我每天都可以感觉到你在逐步脱离我的生活,直至完全消失,是那么地决绝和彻底。
有关你的记忆,也变得越发模糊。我想,我很快就要忘记你了吧?

这一切都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进行的。
原来无论闭上眼睛还是睁开眼睛,都可以看见的人只有他。

下一分钟谁原谅了谁,谁重逢了谁,谁微笑了谁,都不是定数。
所以无所谓遗憾了。
当矜持遇见矜持。
当等待遇见等待。
作崇的到底是自尊还是自卑。

然而人们所谓的理想的生活状态,其实就是一道由无数个“我想”、“我以为”堆砌拼搭而成的虚拟围墙。终会随着这些假命题被现实逐一证明,在某一刻轰然倒塌,徒留措手不及的你或我。
全然没有预兆。

总是妄想剧情能顺其自然地走向自己预设的重点,以便在虚构的皆大欢喜到来时,用顺理成章的姿态去接受。
是因为对自己的直觉缺乏安全感,还是在每个人内心深处,存在着被幸运女神眷顾的隐隐诉求。又或是单纯地畏惧自己的付出没有在对方那里留下痕迹。
不知不觉中,太过依赖这样脆弱得顺其自然。

记得你总是对我说,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始终跟你以同样的速度前行,始终隔着一段长度不变的距离。
始终以你觉得最适合的身份等待在你的影子里。
这样多的始终积累到现在,我恍然间惊觉,其实我们根本不曾前行过。而是只有一个向右箭头的时间轴在我们脚下静静延伸,渐渐眺望不见端点。
在兜兜转转踯踯躇躇期期艾艾之间我已经累了。
我惊异于自己不可思议的执著,更惊异于这份执著不可思议地简单消逝。我不敢直面的终究是我自己而不是你。
你期待的是不是我从身后追上去,再次面对你。我不想再猜了。
虽然我曾经那么期待你能转过身,再次给我那个初遇时的草绿色笑容.

于是也就没有多少人在去回过头探寻,当初的我们怎样走到了今天。

当你洗去这些年的尘埃,重新站在时间干净的起点,你不一定过得比现在快乐。
时光倒流的前提,一定是要让我保留这些年的记忆。

我爱上的,是你给我的一半影子。

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这种不想放弃的心情,它们变成无边黑暗里的小小星辰。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

爱情是,我喜欢的人并未喜欢着我,而喜欢着我的人我又未曾知晓过。于是,三个人按着这样善良的步调一直走着,总有一个人在远处关怀着别人的情感,为她或是他感同身受,却又不忍心打搅对方的故事。

命运就是这样。
彼此明明已经站在命运之中,离彼此最近的那个位置。
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遇见。

我们的感情,如果都能找到彼此适合的那个人,也许就不会落空了。

梦想,就是永远不会实现的东西。

爱情不就是这么回事么,你要接受他可能爱你的状况,更要接受他从来没有爱过你的事实,尤其要懂得学会及时而利落地抽身。

听人解释就像是在已经复原的伤口上贴创可贴,碍手碍眼又浪费,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恋爱的时候谁还要脸?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要什么自尊。

都说爱让人变得美好,却不提爱前的那个定语:双向的爱。爱在求而不得的时候,只会让人变得丑恶狰狞。因为这种充塞整个心口的感情,只有用另一种同样强度的感情代替,才能支撑自己的被爱撕扯的体无完肤的灵魂。那就是恨。

时间是上帝赐给人类最残忍也是最仁慈的礼物。遗忘也是。

一条看不见的线就分割出永远不能跨越的距离。一边是昨天,一边是今天,多奇怪啊。

花朵的华而不实与朝生暮死,果然是爱情最精确的隐喻。难怪成为爱情的图腾。

这切合的似乎是简贞所言的,深情若是一桩悲剧,必定以死来句读。

以后还有很漫长很漫长的路途,都要一个人走完。都要靠自己。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完成。而不是依靠谁。

我们终究是要远游的人。只是我们始终走了相反的方向。

你不是不曾存在,你只是在远去。而我,其实也在离你远去。

其实非常希望扮演着你们人生里的一个角色。哪怕只是小小的。可是却非常希望对自己重要的人来说是一个那样的角色。

那么。
就让我一直偏执下去。
在这漫长的人生旅途中,一个人能感受着旅途中的精彩与寂静、美好与喧嚣。
即使你们会走远。
也请记住有个偏执狂一边想念着你们,一边一个人默默前行。

烈日不怜悯我的悲伤,耀我致盲。

不懂得从一次失败中站起来,永远跪在地上等待怜悯并且期待永不可能的时光倒流,才是人生中最无可挽回的失败。

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可以创造出新的时间,从你死去的那一刻起,你的时间已经停止了。

原来,当人世间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的时候,我们会这样渴望延长自己呆在人类世界里的生命。渴望继续被人提起,被朋友重视,延续在人世间得到的爱。

——即使消失了也想存活在你的时间里。

我们为了生存下去,必须一点点地失去。
或许对自己好一点的方法是,学会一个人生活,不要再为一些小事而难过。因为就算再难过,使你难过的事物也不会晓得。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有时候,我也真想拥有这样自定义人间的能力。

一个我头顶的世界,我只能用力去注视。

为什么人总是不会爱上对自己最好的那个?而喜欢撞南墙?

我怎么没经历过呢。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我们的头顶没有太阳。一直都是夜晚。但我不觉得黑暗,因为有能代替太阳的人存在着。
——而你,你是我的太阳。虚构的太阳。不会放弃明天,并将再次升起。你是我唯一的太阳。

——以前是以前。
——既然现在的你都不是以前的你了,那么,现在的我,也不想做以前的我了。
明明是这样简单的道理,却又沉重得找不到流泻进空气的口。

杨一,希望你要的,你都能得到,不要再傻傻地付出了。
因为你伤害了你自己,我比什么都痛。

“不要站在窗前,很危险。”
是的。
我知道,很危险。
但不只临近窗很危险,邻近你才是危险。即使你从始至终都未能发现我临近你,但危险的不是被攻陷,而是对方尚未出手,你却早已沦陷。

怎么追赶,都还是遥远。
怎么追赶。且还是触摸不到。

送给每一个曾经,马上,将来参加考验的你,请努力,一直努力。

想要对他说的话。太多太多。
只是言语茫然无序。便任由其。慵懒地蜷缩在内心。

——是有了喜欢的人了吧?
——是有了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呐。

时间不管我是否徘徊,它冷静地顺延着。
当我开始渐渐忘记曾经那些不快和艰难的时候,心里还是有挥之不去的情绪。

他说过他迷恋句号的用法,迷恋所有奔向直线的平淡结局。

终究会有一天,你的手会挽着另一个人的手。而站在我身边的也不再是你。

不管你懂不懂,我只想告诉你。

我们以为不会减弱的情愫,最后终以卑微的姿态消失于我们的视线,直到我们的生命,再也不需要记忆来承载。

语文书上的某篇古文里说,“惟”有思念的意思。
那么“惟一的你”,也许说这句话的人向表到的真正含义是,想念独一无二的你。

Nothing lasted forever,except my love。

听说没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至少比那些梦想太过瑰丽的人要幸福。因为他们在初次接触赤裸裸的现实时,不会那么痛苦,摔得不会那么痛。

咬咬牙就挺过来?坚强到可以解决一切?有人给予强大力量,所以有着强大的精神支柱——其实都不是的。
只是因为,无法回头罢了。

天真的誓言,总有被搁浅的一天。

作为名词的“昨天”,它有着比回忆更为巨大的真实的力量。

大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是如此吧,只需多加练习,受的伤害便会越来越少,剩下的生命值才足以坚持完美的结局。

你忧郁,我彷徨;你寂寥,我寂寞;我们爱到死,所以死了都要爱。

他在最后这样一个灿烂的日子中,终于发现自己有多么喜欢她了。
那么喜欢。
那么多的喜欢。以至于,他坦然地让自己相信,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而他,是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的。

感情是场博弈,决策就是你我的羁绊。

最不经意的一句话,最不伤心的一件事,才是最伤人心的。

或许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兑现过任何一个诺言,但是我们确实真的喜欢过。

——不知道该喜欢你哪一点,所以就只能喜欢你的全部了。

如果要在“放弃”和“坚持”中做一个选择。
如果要在“怀疑”和“相信”中做一个选择。
如果要在“遗忘”和“铭记”中做一个选择。
伤心沮丧失望的事情那么多,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都会去选择后者的吧。
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去坚持,相信和铭记。

如果真的是把一无所有作为起点,那么之后的就是获得,进而好好珍惜了吧。

天塌一角有女娲,心缺一角难补全。

不求回报的爱,不叫爱,叫犯贱。

或许我们都曾经为爱情痴迷,可是那不一定不是我们的错误。每个人都无法保证他的爱,自始至终都不偏离,却绝对可以保证当他找好自己的位置时,好好珍惜。

那是他们的经历,那是他们的过往,我怎么模仿和追逐也不行。

关于你的回忆总是要事过境迁后才变得更加清晰。

我真搞不懂。
为什么因为喜欢就要去伤害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愉快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幸福的。
这样。
我就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留给你所谓“记忆”的东西,全部是美好和温暖了。
因为我们是与“永恒”这种词汇无关的。
因为我们不能有恃无恐的。
因为,我与你,就像是世界上所有的人与人的相逢和别离,在彼此的生命中是那么微小的一瞬间。
这样。我们再往后没有彼此的无限时光中,温暖的记忆总是忘怀的十分迅速,为了那个时候,才用现在的伤痛和深刻来记取吧。
这样想来,也不觉得那么遗憾了呢。


我好像真的真的。
非常非常的。
习惯了你在我的世界里出现。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恐惧么。
因为这巨大的幸福来得如此不真实。
或是人一旦拥有了就害怕失去。
这是人的天性吧。

人总是要错过了才懂得认清现实。
人总是要错过了才说出后悔的话。

我们曾经约定好,不管怎么样,只要留下愉快的记忆就好了。
可是现在我发现,在流动的浩瀚的时间长河中,喜欢和忘却,都是那么轻易的,不断交替,也无法停息。
不要说记忆,我们也会背着湍急的水流卷走吧。

要开始懂得相遇便是错过的开始,一生中的许多日夜并不欢愉。诸多誓言:永远,一定,再也,所有……等等并不能挽救已经无力回天的诀别。常常有人为我们沏了一碗感情深致的热茶,我们却总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于是将其搁置一旁,且待花间一游再回,或他处小酌而归,以为它仍旧会热香扑鼻地等在那里,等着自己回来。殊不知这世上回首之间便是人走茶凉。
因此要记得,感情这碗浓茶,一定要趁热喝。

我们的结局会是一个完美的句号。在句号之前,我一直都爱你。

虽然多少有点辛苦,可听起来都是挺美好的事情。
可是。
可是我忘记了无论怎样面向阳光生长,依旧会有阴影留在身后。如影随形。

哪一个使你害怕,是愚蠢的死亡,还是无聊的生?
无论哪个都无所谓。

你一定要懂得对自己说,一定要重新站起来做人,就算遇到再不如意的事,也要对自己说,我忍得住。不管有再大的挫折也好,也要对自己说,我撑得住。无论有多么伤心绝望,都要对自己说,我看得开。

很想跟你聊天说笑,可是对不起。
很想和你一起看伊莎贝拉蝶,可是对不起。
很想跟你考同一所大学,可是对不起。
很想继续喜欢你,可是对不起。
很想,能够坚强的活下去。
可是对不起。

——只是逃避的话,未来是不会出现的。

我伸开自己的手在眼前,比想象中还要空。

竹蜻蜓没电了,于是我也无法飞翔——在你的世界里。

可更幼稚的是我,我忘了即使你是野比康夫,我也不会是你的哆啦A梦。

我想用缩小电筒把思念变小,小到我再也看不见。用放大电筒把心脏放大,大到足以抵抗一切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