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方园林大厦:水墨气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2/29 14:49:16

水墨气质  

 

 

  一点墨,溶于水,随水性而浓、淡、苦、枯、润,

到了宣纸上,便出现了千种变化,洇晕成画。


 

那青花瓷器,天生就有水墨气质,那青花的颜色,写意地带一点儒雅、

一点诗意,随性而为,若点点烟岚语录,如月下摇曳的柳枝,有如淡淡西湖上的闲愁。

 

   

 

古画中的《风雨归舟图》与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如出一辙。

文人梦想中的“泛若不系之舟”细雨野坡,牧童短笛,“野渡无人舟自横”,

都昭示了古人对水墨意境孜孜追求的情怀。  

 

人要处得越久越给人一种淡淡的、悠远的回味才好,那种鲜花着锦、

烈火烹油,不管是朋友间或其他光景,必不能长久。郑板桥有一联曰:

青菜萝卜糙米饭,瓦湖天水菊花茶。人若能安贫若素,还有什么是难事呢?

 

 

   

最倾心于苏轼,他既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气,

也有被流放至黄州那样的蛮荒之地是的浪漫心思。冬夜炉火中焖着“东坡肉”,

到后院拔几根竹笋做下酒小菜,照样诗词歌赋,

世上有几人能像他那样诗文书画样样有自家风貌?

 

他在逆境中依然达观,用恬淡平和来排解那些抑郁愁苦、惆怅失落,

用水墨气质来抵御时间的一切凄风苦雨。其实,这是一种大胸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看云卷云舒,看潮起潮落。然而这种胸怀也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正所谓“大味至淡”也。

 

 

  

钱钟书,身上散发着隽永的书卷气,名利于他像是别人篮子中的蛋。

他只专注于自己的位子。不为权贵所左右。他的夫人杨绛曾翻译过一首兰德的诗,

大有惺惺相惜之意;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一位画家曾在他的《蔬菜图》中题曰;白菜,饥可充粮,又可当蔬果,

通身无蔬竹气者勿画。蔬竹气,与阿谀逢迎无关。“使人有乍交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

朋友间要想无久处之厌,就要有淡泊之心,如此,才会悟到“相看两不厌”的禅机吧。

 

 

喜欢《围城》,有方鸿渐情结,虽然百无一用,却有自己的脾气,

就算是山谷里的一朵野菊或池边的一簇迎春,也要昂头绽放自己。人生如河流,

平静的水流下隐藏着暗流、礁石,如果用水墨气质去迎接人生,

那么一切风霜雨雪又算得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