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新娘突然要生了的:围棋定段有多难,成为职业棋手的比率是多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慧海网 时间:2020/02/19 02:43:31

围棋定段有多难,成为职业棋手的比率是多少


我们先提供一组数据进行比较:2009年公务员录取比例为69:1,2010年,从业余棋手经过地方筛选再参加职业定段赛的录取比例大概为1000:1,这还只是进入职业门槛,若最终成为职业棋手,还要经过层层淘汰。

        围棋行业的高风险还在于,立志成为职业棋手的人,往往在10岁到18岁的学龄年纪荒废了学业,而难以在其他行业取得就业机会。魏思悦从7岁半开始学棋,每月学棋投入2000元左右;2008年,她又来到了北京学棋,在这里的学棋费用翻倍,生活费也要比西安高出很多。今年五月,围甲联赛西安曲江主场,前来观赛的魏思悦对于记者关于业余棋手放弃文化课又冲不上职业段位后,该做何种打算的问题有些不解,“可以教棋或者特招进大学读书”。不过据此次带队参加段位赛的西安曲江职业围棋俱乐部教练李云生介绍,魏思悦从今年开始已经不训练了,只是在参加段位赛前突击准备,平时以教棋为主。虽然以后的段位赛还是会参加,但是会越来越难,毕竟段位赛规定参赛女棋手的年龄上限是20岁,而魏思悦已经17岁了。至于大学特招这条路,对于魏思悦这样的二级运动员来说也关上了大门,因为现在只有一级运动员才是被考虑的对象。如果不能好好复习考上大学,教棋将是大多数无法获得职业段位棋手的归宿。但愿,魏思悦能笑到最后,实现心中的梦想。

  和其他体育运动一样,围棋也要从娃娃抓起。两岁半以后是孩子学习的黄金时期。现在全国各地很多幼儿园都开设了围棋兴趣班,家长此时就能从孩子的表现看出其对围棋的投入程度。

  职业初段需要继续打拼来证明自己,但此时他们真正能端起职业棋手这碗饭的,寥寥无几,即使打拼到高段位,也很难坚持自己的运动员之路。从五十年代末期到现在,国家队中只有30人拥有正规编制,也就是说只有大名鼎鼎的聂卫平、马晓春等一批功勋卓著的老将和常昊、古力等少壮派棋手才有此待遇。即便是进入了国家队,成才率也很低,截至目前全国只有29位九段棋手。而每批棋手中能出一个常昊,就算是了不起了。我们不难发现,从最初一百万棋童学棋开始,最终只会出现一个常昊式的成功人士,成才率为百万分之一,毫不为过。

  成功跻身职业棋手行列无疑是学棋少年的梦想,但是当梦想实现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职业棋手这条路并非坦途。目前,北京大约聚集着200人左右的职业初段棋手,他们多以教棋为生,并通过参加一些比赛以提高和保持自己的技艺,为的就是能够得到围甲或者围乙俱乐部的垂青。以围甲为例,只有12支队伍,按照每支队伍五名棋手来算,也只需要60人,其中主力都是由成名已久的棋手担当,所以能够得到俱乐部重用的职业初段棋手,每年不到20人。

 来自西安的业余五段棋手魏思悦连续第六次在素有围棋高考之称的段位赛中铩羽而归。而像这样失落的小棋手占据了参加定段赛的选手的绝对大多数。参加今年段位赛共有461位棋手,分成U17、U25公开组和U20女子组捉对厮杀,最终仅有19名男棋手和3名女棋手成功迈进职业门槛。但这并不意味着入段比例是20:1,因为有资格参赛的棋手来自各省推荐,据悉,这样的棋手全国有2万人,而在这2万人身后,又是高达百万人的接受训练的棋童。

  此时已经有不少业余五段和业余五段以上少年将目标瞄准了全国段位赛,北京的各大道场成为少年棋手们考前冲刺的必征之地。在北京的这五年左右时间,小棋手一边学棋一边参加段位赛。根据规定,一支甲级队拥有7个参加段位赛的名额,而乙级队只有4个,这也意味着每年的全国段位赛只有400多个参赛名额。

  经过两年左右时间的培养,对围棋有兴趣的孩子已经分离出来,100万学棋孩子中大约有1/10的人会被家长送进正规的培训班进行深造,此时会有专业的老师对孩子进行辅导。经过四年左右时间的系统学习,又会有一大批孩子被淘汰。而其中的佼佼者则能够获得业余四段、五段的资格。